乱世定終

做人嘛,佛系点。

去tm的兄弟这tm是爱情(R18)

!!!

daraaaaa13:

是【去tm的兄弟这tm是爱情】的R18部分


别说了评论区见


打开高清摄像头看安迷修和雷狮在厕所“偷鸡摸狗”记录犯罪过程

怎么感觉我安画的骚A骚A的……
写文的安就不会这样,大概是很谨慎的A(

怎么办啊,什么样的安雷都想试试
就很可爱
就很棒
就超爽

去tm的兄弟这tm是爱情

强推我家雕哥哥,实在太可爱

daraaaaa13:

短篇一发完,全篇都很沙雕(是本体没错了


羽锅的条漫有感,兄弟+年上,真的好磕(擦口水)


有学pa


真香!!!



               天阴沉沉的,太阳有跟没有似的,从视觉上看不出一点儿明媚。

               安迷修离开办公室,关上办公室门的时候顺便把气和关门声一起叹了出来,心情和天气预报上的阴天一样不是那么美好

               这是开学的半个学期以来安迷修第五次因为雷狮的问题被请进办公室,前不久安迷修才辞去学生会长的席位,想着高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后就是社畜也是最优秀的那头,结果先下手为强的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雷狮,刚好考了进来。

               还正好卡在他离开学生会的第二天。

               担任学生会长的时候进出办公室几乎是日常,退位养老之后进出办公室还是日常,只不过缘由从学生会的各种事物变成了雷狮。

               高一嘛,初来乍到会比较兴奋很正常,而且雷狮也是那种坐不住的性子,现在维持着一个月一两次去班主任那里的频率已经比初中的时候好很多了。

              安迷修笑得有些无奈。
              得找个时间跟雷狮谈谈这个事情。

              看了一眼手表,距离上课还有五分钟,只好等午休去找雷狮,安迷修正想着用什么东西来说服自己顽固桀骜的弟弟,思绪被一声呼喊打断

               “班长,德育主任喊你。”凯莉抱着快把她埋没的作业路过,不用想都知道那后面含着糖棍子的女孩,听似平静实则咬牙切齿。

               本着要对的起小学袖章上拿几条红杠杠和红领巾,安迷修抬手接过凯莉抱着的作业“作业搬去哪?”

               “老丹办公室。”凯莉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腕“天知道我高一怎么想的,居然会申请当英语课代表。”

               “我帮你搬过去,顺路去德育老师办公室”安迷修朝她笑笑“下节英语课,凯莉小姐先回班吧。”

               凯莉哦?了一声,也不推脱,拍拍安迷修的肩膀,海底般深蓝的眼睛瞥了瞥,凑到安迷修耳边谢道“成吧,谢了骑士。”说完,少女的唇角勾起顽皮的弧度,哼着提步轻松的走上楼梯。

               安迷修看楼梯那因为没被扎起随着女孩子转身留下影子的鸦羽黑发,不明凯莉刚才的举动,想想她的古灵精怪在整个年纪是出了名的,或许是单纯的调戏着好玩。

              掂了掂怀里的作业,他们这一届的人出奇的多,除了每个人前一天的作业本还有一些迟交漏交补交的,林林总总加起来60多本作业。

               凯莉小姐还真是辛苦啊……安迷修抱着60多本代表同学们沉甸甸的德育分的希望,卡着时间往东边的楼下走去。


              另一边的楼梯上站着一个年轻人,他手里捏着一张信封,目光落在东边的楼梯口,他在这里只看了一分钟,却恰好从头看到尾。

              远远看去棕发的青年身材挺拔,和旁边矮个子的女孩子颇为亲昵,不管是从女孩子没扎起的头发还是改了的裤脚和两人是互动都是能被地中海教导主任抓起来轮番批斗的那种。

              “嘁。”年轻人站起身,打开那个信封,粉红色的信纸被喷上了香水,展开纸张的瞬间,上面miniso的水果甜的香水味可以说是扑面而来。


              如果是其他直男估计会有些春心盎然,遗憾的是雷狮只占了直男这一部分,他对这些香水的态度一直是居中,现在被熏的有点向排斥那边走去。

              一封再简单不过的告白信,雷狮庆幸这封信不长,深情告白后在末尾留下了时间和地点,如果雷狮同意就在第四节课上课前去天台,然后他们就可以踩上七彩祥云你是风儿我是沙立刻开始这段感情。

              时间不前不后,这会儿预备铃已经打响,雷狮想了想那个女生托人把信递过来的时间和自己的阅读速度,预备铃会提前三分钟打响,那个男生是下课过了五分钟才把信拿来,从上课开始就盯着雷狮下课还支支吾吾,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要跟雷狮告白。

              谈恋爱这个事儿雷狮倒是无所谓,除了一股子莫名其妙的烦躁,刚到这里就撞见自己老哥跟别的女生卿卿我我,醋也喝了半缸子。

              写信的那个女生估计是把时间都算好了,除了读信的时间,手表上显示距离上课还有三分钟,他在四楼的教室,上去天台正好也就三分钟,大概是把雷狮。原地磨蹭的时间估计也算进去了。


              可以担得起精打细算这个词,跟前面几个除了脸红和害羞以外没什么特别的不一样。

              高二谈恋爱是日久生情,高三是冲天光乍破去,高一多半就是玩玩,而恰好也雷狮单纯的对卡时间的这个想法有兴趣。

             陪她玩玩也罢。雷狮把信随便揉成一团,丢进拐角的垃圾桶里,朝天台走去。


             安迷修手指夹着培优班的报名表,怀里抱着一大打生命不可承受之重的复习资料,每一本都快有唐诗宋词金装版那么厚,还重,除了锻炼脑子,安迷修觉得订这套书的人可能还想顺便照顾中国莘莘学子的健康,身体脑子一起练。

             “好在不是凯莉小姐来,女孩子家家根
本搬不回去吧……”

              一边感叹老师的惨无人道一边庆幸自己替女同学挡了次“灾”。
             轰的一声————

             天上骤然发出雷声轰鸣,低沉低沉的像是感冒的嗓子,安迷修抬眼望去,如果不是知道自己没做梦,估计会以为是黄昏傍晚天。

             流云已经聚起了山峰,山峰的底部乌黑的很,笼罩整片天空全是墨色,跟哪位书法家的砚台倒入清池,整片云山云海像要倾下来似的,底压压压的人心头也沉,文科生看了都直感叹李贺那句“黑云压城城欲摧”写得妙,而安迷修作为理科生没有那种感慨,他只感觉手上的作业更沉了。

              还是赶紧回去吧。安迷修抱着作业往楼上走去,前脚刚回到班里把书啪的一下放在讲台上,后脚瓢泼大雨就唰的一下泻它个倾盆。  

              “每个组的组长上来把书领一下,准备上课。”丹尼尔已经拿着他印着副班主任秋Q版头像的杯子,抱着他被贴着儿童贴纸的教科书,弯下他两米的身高走进班里。

               安迷修已经把他们组的书都发了下去然后早早的坐在座位上。

               今天要公布月考成绩,所以坐着的每个人都脸上写着两行字,一行是中文的乖巧,一行是英文的懂事。

               丹尼尔站在讲台后面看着每个组的组长搬起书时色如铜绿的脸和看到书名一副吔了屎的表情,点了点头嘬了口杯子里的普洱茶。

               等所以人都落座了,丹尼尔也终于喝完杯子里的茶,抬手从保温杯里又给小瓷杯满上,才喊出上课二字。

              其实作为理科生,大家都已经默认不去看语文和英语这两门成绩,因为都是大写的惨不忍睹,但是凹凸一中作为一个打着培养学生全能发展旗号的省第一中学,怎么可能不把文理艺体生拉出来大家一起批斗。

              安迷修看着自己万年不变的第五,心情有一点复杂,曾经他只有英语是第五的时候后座的凯莉不小心掉了颗糖,捡起来的时候好奇心作祟瞄了一眼,这一探头呦呵一声,轻启朱唇封了安迷修一个名号“文科安老五。”

              在那以后,安迷修的文科就没有掉过第五,也没有超过第五。

              “安迷修今天过第五没?”凯莉往前瞄了一眼,满意的笑了“没有,本小姐又赌赢了,现在金欠我两顿下午茶。”

              安迷修没说话,窗外迎着狂风如金蛇狂舞般的骤雨已经充分的表达了他的心情。

              丹尼尔把答案投影到显示屏上,有人已经成佛入魔目空一切的抄答案,有人抓耳挠腮悔青肠子恨不得改试卷的红字,几家欢喜几家愁,但是苦酒入喉心作痛,举杯消愁愁更愁。

              该来的还是逃不掉,丹尼尔喝着他的茶,终于放下了他的茶杯,拿起了保温壶直接喝,然后悠悠开了金口
              “英语年级排名一百以后的,晚自习来我这里二十分钟,单词语法一遍一遍过”

              话没说完,看着底下的学生又补了一句
             “别想去秋那里混水摸鱼。”


              愁啊,愁,理科为文愁秃了头。班上发出零星的哀嚎声,凯莉伸手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第五还是有好处的,至少不用去留堂。”

              安迷修点点头“恩,有道理,我选择冲第一。”

              原子笔在卷子上书写的声音,老丹讲解题目的声音,伴随着呼噜和斗地主,外面又是轰的一声,跟谁在敲大堂鼓一样一下子把所有人都震着了,纷纷扒着窗户往外看。

              乖乖。安迷修偏过头看去,班上有些头铁娃已经当着丹尼尔的面拿出手机拍照,虽然丹尼尔自己都在拍,而他的第一反应是雷狮。

             想来黑色暴雨预警,也得八百年没见过了吧。

             外面已经不能叫疾风骤雨了,天基本上是完全黑了下来,已经不能叫倾盆大雨,该叫瀑布,风卷着雨水一滴都不落下,雨幕拍打窗户和路边的树,狂风呼啸已经刮倒了三四棵。

             雷狮他们好像是体育课,应该都在班里待着了。安迷修想想高一的课表,这才放了心。


              “哎呦呦……这个天气,不太适合表白啊。”

            凯莉意味不明的发出感慨,安迷修疑问的嗯?了一声,视线重新回到卷子上,下雨的时候会降温是必然的,人眼睛是看着卷子,脑子里却在想雷狮有没有带外套。

              凯莉拆了根棒棒糖塞嘴里,从笔袋里摸出另一根敲了安迷修的肩膀,吮了嘴里糖果中布丁香精的味道,故作一脸疑问的歪了外脑袋“你不知道吗?雷狮今天下课的时候被人塞了情书,是个男生。”

              王德发?安迷修刚接过糖的手顿了一下“今天??什么时候??”

              “你搬作业的时候,就在西边楼梯转角的栏杆那块儿。”凯莉保持着一脸无辜事不关己,事为瓜田我为猹。

              安迷修捏着糖棍的手微微用力,凯莉看了看泛白的手指,在棒棒糖变成无棍糖前帮安迷修把纸拆了然后塞他嘴里“你冷静点,我知道你喜咳……你关心你弟。”

              顾及到安迷修隐藏的弟控属性,凯莉保持着自己猹的身份,想着绝不能安迷修这位双叉的闰土发现自己在偷瓜看戏,虽然下午确实是自己有意为之,她跟雷狮打过照面互相看彼此不爽,蓄意报复雷狮还行,惹了安迷修整下这一年怕是要老丹办公室见。

               她还年轻,还不想淹死在英语的海洋里。

               凯莉拍了拍安迷修,嘴里的糖已经被三下五除二咬碎,还是变成了一个无棍硬糖被含在嘴里,凯莉选择闭嘴,然后低头学习,再者悄悄抬眼蹭瓜皮。

               安迷修默念修养的艺术,做人要心胸宽广佛系一点,不能让人听出自己第一句话其实想骂是哪个龟孙子对他弟动心思,咬碎嘴里的薄荷糖感受清凉之后,伴随屋子外面的电闪雷鸣,安迷修开始仔细分析敌情。

               雷狮和安迷修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因为雷母走的早,雷父也繁忙,雷狮等于是一颗安迷修一手养大的白菜,家长会从来都是安迷修去,包括亲子互动,安迷修看着雷狮小小个的时候拽着自己的衣摆,水汪汪的紫色眼睛清澈明朗,跟会说话似的,然后到眉眼长开变得英挺,颇有自家白菜越长越大,越长越好的优越感。

               在农夫安迷修感叹自己白菜养的好的时候也开始担心哪头不要命的猪哼唧哼唧跑过来拱他家白菜。

                毕竟春天到了,是万物咳咳的季节,雷狮从小就因为长的漂亮身边经常会吸引少女粉和小骚粉的泡泡飘来,就连母蚊子叮他抽的血都比抽别人多。

                虽然泡泡基本上被安迷修以不得早恋的名义戳爆了,母蚊子也给电蚊拍打死了,但是觊觎这棵菜的哪可能只有这么多?

               笑话。安迷修冷哼一声,背着电闪的光,眼镜后面的湖绿眼瞳发出诡异的光芒。

               我安迷修养一颗白菜养了十几年,是给你们随便拱的?是我安迷修提不动叉了还是当雷狮身边没人了,要拱拱隔壁的仙人掌去。

               丹尼尔拍也拍够了,这一哄英语课只剩二十分钟,敲了敲桌子让所有人都坐下,寻思着英语连堂,该讲的都讲完了,索性开班会混时间。

               “刚才接到领导通知,在天台上抓到两个早恋的学生,虽然是高一的,但是还是要警戒同学们,学校不让你们早恋是有原因的,例如安全问题。”

               话到此处丹尼尔故意停下来喝了口茶,同学们纷纷起哄安全问题的双引号,就听丹尼尔喊了声安静然后续到下文
               “我知道你们都喜欢去天台表白,安全问题是字面上的,天台的铁门生锈很容易卡死,那两个学生被随在外面淋了十分钟的雨才被保安发现,现在一个感冒一个发烧。”

                班里一片扫兴的嘘声,嘘完之后又开始哈哈哈那两个人傻逼了才会顶着黑色暴雨预警去天台飞升,丹尼尔瞥了眼安迷修的位子,然后继续以班会摸鱼。

               凯莉先是想到雷狮,然后看着安迷修愈发冷下来的神色,自己的脸色也愈发变化起来,本来是抱着愧疚之心,毕竟出了事情到底不好意思。

               刚看过去,一股弟控的王霸之气从安迷修天灵盖冒出来似的,凯莉的眼神也从愧疚变成一种看发烧250℃超出生理范畴的人,从浓浓的嫌弃到治不了等死吧告辞三连。
              

                最后一节英语课,丹尼尔大手一挥给大家放了电影,在全班的欢呼声中来了一句“一百以后别忘了晚自修过来”如此一招维持了课堂纪律,真不愧是进修过《班主任兵法》这一门儿的男人。

                当过老师的都有一颗为了培育祖国栋梁而苍老十年的心 ,而丹尼尔现在还是帅气的黄金三十。

                鲁迅说过,有些班主任老了,但他还年轻,说的是隔壁地中海王主任,三十四活成五十但是每天还是会看看虹猫蓝兔七侠传圆圆自己的武侠梦。

                有些班主任还年轻,但他已经老了,说的是丹尼尔。

                安迷修站在丹尼尔办公室旁边,教职工开会除了他以外的老师全都去会议室了,至于丹尼尔为什么不去,因为开会的主任是秋。

                “那边有张椅子,就鬼狐老师那边那个,直接拽过来坐下吧”丹尼尔泡了两杯龙井,一杯大的,一杯小的,小的给了安迷修,自己揣着大杯慢悠悠的嘬着,如果窗外不是上帝发大水一样的暴雨而是明朗阳光,看起来还真像退休二大爷听着戏嘬着茶,看着桌子上的假条拿起红笔开始批。

                这个假条上的名字……有点眼熟……

                安迷修忍不住往前凑了一下,丹尼尔看向安迷修,红笔一丢继续捧他的茶杯“不用看了,就是雷狮的请假条,被抓的两个学生一个就是雷狮。”


                “年级那边打算给他们警告处分,雷狮现在身上的警告已经够多了,再背就直接是级处分”

                丹尼尔把假条收好,手上的水杯也终于放下,眼睛瞟向眼里已经开始写着着急的安迷修,终于也是替他叹了口气“你和雷狮的情况很特殊,我第一回见到学生的“监护人”是学生,因为这个,所以年级处分你是没办法帮他消除的。”

                 “雷狮是发烧的那个吧。”安迷修追问,完全没理丹尼尔的无奈“他现在怎么样?”

                 “韩剧套路给我收了,少跟着凯莉上课看剧”丹尼尔撑着自己的下巴,两米的身高让他不得不半蜷的做这个舒服的姿势,结果反而更加不舒服的伸懒腰。

                 “雷狮是发烧了,严不严重我不知道,现在估计回宿舍了,估计你打开王者荣耀还能看他在不在线。”

                 “那就好。”安迷修松了口气,一副老婆生了刚得知母子平安消息的孩子他爸的模样。青年半垂着眸,要不要请一下午假照顾雷狮算了。

                 丹尼尔瞥向他“你好像不着急雷狮处分的事情?这个要记录档案的。”

                “您现在还能跟我说,说明雷狮那边已经没事了”安迷修笑笑,总算有了这个年龄男孩子该有的表情

                “不然等我的就不是手里的茶而是一张通知书了。”
                “不愧是班长,挺聪明的”丹尼尔笑笑,确实他只是吱一声而已,真有事安迷修来了也没有,他收好安迷修放在桌面上的茶杯“行了行了,没事了你可以回去看电影了。”

                “好”安迷修站起身,刚走出一步想到什么又回过头问道“老丹你为什么老是不去开会啊?虽然有秋姐开后门。”

                “懒。”而且那群人经常开会五分钟,四分钟谈吃的,丹尼尔想了想还是选择维持老师们的形象,谁让自己也在这个碗里。

                安迷修举着怀疑的目光,还是选择离开,丹尼尔在背后喊了一句“要不要下午给你请假?”
                “不用。”

                拒绝的这么快,丹尼尔挑挑眉,按照王境泽定律,一般话说的干脆和绝对的,都已经被真香警告了。

                脚踢到旁边小山高的作业,丹尼尔心里又是一阵拔凉,感慨自己怎么上辈子就杀了猪,弄得这辈子得教书。


                就中午去看看雷狮,如果严重就带去医院,安迷修这么想着。

                开门回到班里正到电影高潮,女主角被带着面具的黑衣人一刀戳死,场面不血腥也不暴力,但是也不是唯美。

               凯莉瞅着安迷修回来,凑过去问了一句“你下午请假吗?”
               “我怎么感觉你们都这么盼着我请假……”
               “我就中午去看看雷狮,下午——”


               “下午帮我们的安迷修同志请个假 ”

                室友应了一声,雷狮说完打了个喷嚏,嘀嘀咕咕几句低下头继续打手里的游戏。

                undertale这款游戏有些年头了,好歹也是rpg的经典之一,除了gamepad模拟器不尽人意游戏还是不错的,雷狮刚刚击败名为undyen的boss,游戏存档退出,QQ就弹出二十多条消息,除了腾讯新闻以外全是安迷修发的。

                距离午休结束还有40分钟,雷狮有足够的时间先去洗个澡,他其实压根就没生病,为了逃课所以跟班主任请了假,班主任也没说什么干脆就把这个混世魔王丢回宿舍既然管不好那就眼不见心为净。

                雷狮拿这花洒往自己身上淋热水,水蒸汽笼着,让他舒服的不由自主眯了眼睛。

                洗完澡,脖子上草草的挂条毛巾出来,看时间估摸着安迷修也差不多了,雷狮刚开一瓶农夫山泉,正在喝水就听见宿舍门被打开,随之宿舍门被人敲了几下

               “打扰了,麻烦找一下雷狮。”
               说曹操曹操就到。

               正在开黑的室友头也没抬嚎了一句“雷狮!你哥找你,!”

               “就来。”雷狮放下水杯,把脖子上的毛巾挂好,再把自己塞回到床位上,半支起侧躺的身子以美人鱼坐的姿势拍了拍床铺朝安迷修喊到“来吧哥,有事床上说。” 

               安迷修有点想拒绝,雷狮脸上还挂着不明的笑意,怎么看都有种他老安去逛窑子的感觉。

               “你当着你室友的面干什么。”

               想归想,到底安迷修还是很少拒绝雷狮,压着无奈往雷狮床位走去,刚坐下就被雷狮拽着衣领往床上摁。

              电光火石之间安迷修第一反应是雷狮刚洗过澡身上的沐浴露是他的那个牌子,然后看了一眼坐在电脑前为德玛西亚奋战的室友们,因为怕老师打野抓机所有每个人的电脑两边都设置了挡板,雷狮的床位只看的到挡板看不见人,这才松了口气。

               “你这哪儿学的,少给我皮”安迷修把压在他身上的雷狮推到旁边,拨开雷狮的额发弯下身子脑门儿贴脑门儿,温度却是有点高,安迷修捂着雷狮的侧颈,温度显然和自己掌心的不同。

              还真发烧了。“很难受吗?”安迷修问到,雷狮没说话,伸出两条手臂圈住安迷修的脖子就把自己整个儿往安迷修身上蹭,脑袋毛茸茸的就埋进安迷修颈窝里

              “哥……”

              热气吐在颈窝,带着湿漉漉又燥热的温度,撒娇一样的语气闷在颈子里,安迷修最受不了雷狮这套,雷狮从小捣乱眼看要GG的时候就把自己往安迷修怀里塞然后捏着奶音喊哥哥,这招到高中一样管用,在安迷修看不见的雷狮脸上,计划通三个大字都快实体化了。

              安迷修慌手慌脚圈住雷狮的腰赶紧薅两把他脑阔顺顺毛“乖,难受的话我们就请假去医院。”

              听说生病的人身体虽然很热,但是却是一直感觉到冷。怀里的雷狮在低低的颤抖,安迷修揪了被子盖到雷狮身上,试图把雷狮从自己身上扒下来结果就跟颗海草一样越扒拉他缠的越紧,在安迷修身上蹭的更欢实了,蹭着蹭着雷狮就笑了出声,合着这小崽子是在憋笑憋的发抖。

             “哥你是傻逼吧,淋个雨而已怎么可能发烧。”雷狮撑着安迷修的胸膛把自己半个身体撑起来,这一下苦的是安迷修,藏在碎发下的耳尖已经红了,揪着雷狮的短袖领子把雷狮摁到旁边的床上。

             雄性生物,这个生物名词大家都懂打了双引号会变成个啥,安迷修作为一个长相不错身体健康的雄性灵长类人类科生物,有点正常的生理反应,那是很正常的,要是给人蹭了半天还没反应那才得去检查是不是○起障碍。

            事已至此安迷修只想下床就跑越快越好,旗都升了哪有不去降的道理。

           “得,你没事我就走了,下午还有课。”
           “我帮你请假了”雷狮眼神里透露着【下床就别想再上我的床】一句话,死死盯着安迷修的眼睛,强行生物灌输信息。


            作为一个死不承认的弟控,这能行吗?     
            安迷修觉得这不能行,但是生理反应弄得他巨尬无比,准备起床的身子被第二次摁了回去,不过这次雷狮乖巧的侧躺在旁边。

            难怪一个两个都想他请假。安迷修叹了口气,试图通过默念骑士宣言让自己六根清净最好能直接意念降旗。

            眼看起效自己开始冷静,给毫无自知的罪魁祸首又往他那凑了一家伙直接一jio给破功,脸上还挂着得意的笑容,安迷修的左眼写着看破红尘,右眼写着心已老。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还没跟你算账今天被抓早恋的事情。”

           “我就是想让你帮我解决这个。”雷狮侧躺着,似乎觉得不舒服又换了趴着的姿势看着安迷修,慵懒的跟只猫似的,安迷修记得从小雷狮就很喜欢趴着,就像现在这样抬着眼睛看着他,好像等着人顺毛似的。

           “今天是那个女生跟我表白,我没答应,谁脑子抽了会在黑色暴雨预警的天气下开始这段感情?”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处理情感问题?”安迷修眼里写上疲惫,这可真是个好问题他从小到大秉着关爱老幼妇孺女士优先的良好美德,却从来没有女孩子对他动过少女桃花心,至于恶心帅这三个字,安迷修觉得还不如凯莉的文科安老五,现在想想也是颇为伤心。

            再者安迷修自己心里还有点小九九,他都还没谈第一场恋爱哪来的能力帮别人,安迷修掀开被子无意间看了一下跟自己字面意思上连接的小老弟

            “对不起我觉得自己和这方面无缘你还是另寻高人吧拜了您嘞。”青山绿水后会有期我可不想在弟弟的宿舍里解决生理问题,明明长的那么好看干嘛老是……安迷修愣了一下

            不对啊我只是他哥我瞎鸡巴想什么。
            在脚尖碰到地板的前一秒,雷狮趴在那里懒懒的开口“安迷修,别想再和我同床。”

            脚尖已经碰到地板,安.弟控.迷修花了一秒钟利用他聪慧的头脑风暴了一下。

            “对不起祖宗,我换个睡衣去去就来。”
            “最好快点。”

             一局LOL,只要大家发育正常经济不萎,该上高地上高地该偷菊花偷菊花秒速破塔每局耗时不多不少的34分钟左右。

             安迷修本来想洗个澡顺便解决,想了想雷狮是个等不住的性子,匆匆换好了睡衣跑回雷狮宿舍,他的室友已经打完游戏,反正结果要么是把对面推爆了要么是对面把他们推爆了,三三两两拿着书准备回归知识的海洋,跟雷狮打了个招呼三个人就这么离开了寝室。

              “所以,你想让我帮你解决你对男生女生都没各种意义上兴趣的问题。”安迷修声音里透露着空灵和苍老,且不说这是心头痛,他的那竿子红旗还升着呢,巴不得立刻跑进厕所迎风飘扬,但是这样子会错失弟床。


             老弟要他忍他不得不忍。
             雷狮那头不知道安迷修心里的斗争,趴累了又撑起脑门面色无奈“对,我觉得我可能是品味太高了,不然就是性冷淡,不管对方是男的还是女的都硬不起来啊。”

             这话要是放别人身上多半会被笑丫是○起障碍嘲笑还得带消音器的那种,搁雷狮身上安迷修笑不出来面容苦涩,只能看着雷狮自说自话时不时“嗯嗯嗯好好好对对对okokok就是这样”敷衍一波。

            谈到雄性功能性问题,兄弟嘛,肯定不是姐妹情深编辫子谁编的好,小时候撒尿都是比谁撒的远,溜的鸟儿谁是麻雀谁是信天翁。

             雷狮又凑到安迷修身上,手指指腹抵在安迷修腹肌上“不过我们好久都没有一起洗澡了,我都不知道你长了没有,我就借此机会检——”

             安迷修的身材很好,腹肌质感软硬适中,线条一摸就是标准的流线型,在下腹往下几公分的地方,本来应该软趴趴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处于一个兴奋的状态,安迷修一脸人间正道是沧桑的疲倦。

              “你是变态吗,居然硬了。”
              “晚安我睡了。”
              “睡屁现在还是白天。”
              “横竖都是黑的当它晚上。”

              鸟是挺大的,但是起来的不是时候,雷狮倒是面不红耳不赤到底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跟安迷修的薄脸皮一比雷狮还颇有调侃意味的薅了一把,差点没把安迷修薅的抽口凉气。

               “解释?”
               “来之前看片了。”

               “有好东西你居然不分享?”雷狮拽着安迷修的领子手里沙包大的拳头准备好来个拳拳到肉“那人有我好看吗?不解决一下还硬了这么久。”

               明明是你不让我走。“啊…这个……迫不得已嘛……”

               “嘁”雷狮松开安迷修衣领,翻身下床,站在厕所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安迷修“愣着干什么过来解决,别弄我的脏床,洗衣机现在升价了。”

               安迷修干笑了两声,从雷狮床上下来,跟着雷狮走进厕所,伴随着暴雨呼啸,关门的声音显得异常清脆,至于厕所里面发生的事……

               “哥你轻点呃!…”
              “你放松点不要那么紧张……”
               “你吃什么长的啊!疼!张那么大干什么。”
              “你这个发言很危险……”

              第二天,丹尼尔看着桌上的假条,捧着茶杯嘬了一口,慢慢悠悠来了一句“真香。”

               凯莉看向前面空着的座位若有所思,打开手机的QQ聊天。

安莉洁:雷狮请假了,说是发烧加重,凯莉你怎么突然关心起雷狮了?
凯莉:没,我觉得学校的博客需要更新一下了。
              凯莉打开社交软件,在编辑标题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的打上一句话:

              去tm的兄弟这tm是爱情。


车是不会开的这辈子都不会开的(真香警告)
除非你们能在萤火虫逮到我嘻嘻嘻嘻!!!

阿椰生日快乐!

我赶上了!

和旁友画的沙雕图片

抖【】安真的超棒哎

依然兄弟模式主要

接上篇【1】

不知道这是什么兄弟相处模式,感觉很OOC

是兄弟+年上


哎,好可爱。

“你脸红什么啊?小处男?”




狮狮有个台词是不是改成了什么“小老鼠”
所以这、这是变相承认了自己是『大猫猫』吗

喵啊!